陆想汇
首页 金融活动 金融头条 专家经纪 企业服务

根据国家网信办规定,所有用户需进行实名认证

暂不认证 立即去认证

根据国家网信办规定,所有用户需进行实名认证

立即去认证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作者 : 央行观察 2342 0 0 01月04日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一道人生、一个行业都有专属于他的巅峰和荣光时刻,也有更多更长的平淡时光。适应平淡、习惯平淡、超越平淡,专注在平淡中增添一丝亮色,经年累月(哪怕挂果要等“五六年后”)培植一片“风景这边独好”的果树林,是谓之转型。



王礼,博士,央观专栏作家,《富国之道:富国银行董事长写给股东的信》译者,文中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



(一)


10多年前,刚刚参加工作的那年元旦前后,有人到分行办公室推销挂历,几经曲折,终于成交,但其间的辛酸苦辣,让我这个旁观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至今记忆犹新,只觉得生活不易。


后来看到网上视频:马云刚出道时推销黄页被人当成骗子。现在看起来当然成了成功者的励志故事,当事人看来,却未必不是“回望昨日在异乡那门前,唏嘘的感觉一年年”。


挂历是那个时代银行新年发福利、送客户的标配,是刚需,那么被当成骗子的马云推销的黄页呢?想一想,应该更加艰难才是。


我不知道当时的马云有没有鼓起勇气进到巍然耸立的“四大行”总行大楼,如果有,应该遭到了一番冷遇吧。


距离这个场景不到20年时间,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四大银行纷纷与BATJ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光筹交错,冠盖云集,相比互联网大佬的淡定从容,四大行的反应要热烈得多,甚至在建行牵手阿里巴巴,农行牵手百度,工行牵手京东之后,媒体还在帮着中行焦虑,机会不多了呀。最终,中行与腾讯签订了合作协议,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真应了马云的那段话:如果银行不作出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


据说马云还说过:过去对我爱理不理,现在让你高攀不起。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远远不到30年时间,世道旋转,画风转换,换了人间。


大佬们的底气其来有自,2006年工行市值2141亿美元, 2017年市值3448亿美元,增长1.4倍;2006年建行市值1446亿美元,2017年1769亿美元,增长1.9倍;同期美国的富国银行总市值由1200亿美元增加到3000亿美元也不过增长3倍不到。考虑到十年之间货币贬值、购买力下降等因素,银行业领军企业的市值变化相对平稳。反观2007年的BAT,百度140亿美元,阿里100亿美元,腾讯100亿美元;十年后的2017年,阿里4450亿美元增长44.5倍,腾讯4800亿美元增长48倍。市场估值已经将传统银行业远远的抛在身后。


吴晓波在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写道:互联网领袖无疑成了当今显赫的人物之一,一言一行均足以耸动天下,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成了成功学价值观的输出者。于是,雷军的“风口说”甚嚣尘上:“创业,就是要找到风口,赶到风口上,猪也会飞”。席间的其他大佬对此说法不表认同、纷纷鞭挞,却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风口说”不胫而走,成为这个时代最狗血的注脚和宣言。



(二)


银行业被认为是受互联网冲击严重的行业之一,这种“受害者心态”也使得银行成为互联网思维影响甚巨的行业之一,这些年,银行跟过的“风”包括但不限于:


社区银行狂飙。2017年底,证券日报发布了一则消息《“北上广”社区银行集体关店,京城今年已歇业68家》,与过往这种消息被热炒相比,这篇报道水过无痕、静然无波,业界对此司空见惯,在心理上、情感上都已接受这一无言的结局。


小微金融冒进。小微金融绝对是银行转型的一个方向,问题是,即使是做正确的事,如果不能够用正确的方法去做,也收不到好的效果。2011年前后,笔者在某基层支行当行长,见证和经历了银行业千帆竞渡进军小微金融“蓝海”的盛况,银行在某市场上刺刀见红刀刀见血,拼的就是不断加码、“简单粗暴”的联保法宝,一个持续三年,高度稳定的单户200万元、4户共计800万元的联保组合,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做到单户1000万元、6户共计6000万元的大联保拼团,各商户另外的联保组团还不知道有多少,完全超出商户正常经营所需,于是豪车美宅、高利转贷、股市期货、多元套利,“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最终银行同样满盘狼藉、损失惨重,君不见钢贸行业的倾覆也就在这一夕之间,深陷其中的部分银行至今心有余悸、身有旧伤。


表外业务乱象。早些年有本叫《同业鸦片》的书洛阳纸贵,对书的内容褒贬不一,但这个词从此风行业界。银行不可能不做同业业务,但变了质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终于在2017年下半年被监管部门定性为“市场乱象”,监管大棒挥舞之处,几年来的一场梦中大餐“雨打风吹去”。从2012年至今,银行业的总资产回报率、净资产回报率一路走低,行业大势观察者童文涛发表了一番诛心之论:“如果对银行业过去十年做一个小结,你会发现,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前五年行业ROE、ROA一路上升,后五年一路下滑。这或许说明一个事实:始于2012年的金融创新热,引发同业、资管浪潮,带来了规模、利润的大幅增长,但增长的背后是经营效率的一路下滑。这种低效、低质量的增长,回答了今天银行业面临的根本困境:长期的套利、空转使行业弱化了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新经济的能力,距离终端客户越来越远。而更可怕的是,由此产生的机会主义和战略短视,毁坏了这个行业本有的健康文化。”(详细内容见,《推开银行转型这扇窗》)


风动?幡动?其实是心动。


多少被踏空的风口变成了“虎口”,多少被冒进的“蓝海”染成了“红海”,多少被吹捧的“长尾客户”酿成了“厚尾风险。”飓风所及,银行没有飞起来,那些企图“浴火”的“凤凰”却被吹落一地鸡毛。



(三)


风头正健的互联网大佬们是在风口上被吹起来的“猪”吗?


2017年,贾跃亭从风口上跌落了下来。过去的几年,贾跃亭玉树临风、迎风而起,2015年4月14日,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贾跃亭化身乔布斯,一袭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的乔布斯经典装扮,在舞台中央张开手臂,像极了一只被吹上风口的大鸟,背景PPT打出耀眼的十个大字“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之后,他御风越飞越高,入戏越来越深,感染力和煽动性无与伦比:“永远无知无畏,执着蒙眼狂奔”、“对不起,那些年我们吹过的牛逼,正在一一实现”、“世界往东,我们往西,颠覆者从来都是孤独的,你呢?”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直到2017年被吹翻在地,一切打回原形,人们发现,不过是一场荒诞的黑色幽默剧。


关于风口说,除了贾跃亭,那些最有资格代言的互联网大神都不表认同。


腾讯CEO马化腾:这么多家都看到风口,全部往那挤,还在排队。我们往那挤,我不是想在风口上起飞,而是给这个风口搭一个梯子,或者卖降落伞,防大家上去下不来,或者卖望远镜。


百度CEO李彦宏:“风口上,猪都会飞”充满了投机思维,如果大家都用这种思考方式,是比较危险的。15年来,我时时刻刻处在风口当中,吹得难受。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联想还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一个小生命,我们不是往风口去钻,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好好地炼好翅膀变成雄鹰,等到风来了,我们能够展翅高飞。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猪碰上风也会飞,但是风过去摔死的还是猪,因为你还是猪,每个人要思考怎么把控这个风,怎么提升自己,不应该去寻找风口,而是真正把自己变成一点点风就能够飞起来。


在这些大佬的眼中,“风口”似乎不如大众们想象中那样充满浪漫与奇幻色彩,在他们眼中,互联物化带来的“风口”在当今中国“不断出现”,然而更重要的是如何选择,如何聚焦,如何坚持,如何夯实基础苦炼内功。即使是雷军,他一战成名的秘诀不是追求极致的工作态度,把小米手机做成“让客户尖叫”的爆款产品吗?小米在这几年的起伏浮沉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新兴的互联网行业如此,传统的银行业赶得上风口吗?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风暴之后,跌落的都是四处跟风的银行。



(四)


风口只是传说,新时期的“三座大山”却横亘眼前。


国人有一句滥俗的话:“过去的一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各个企业老板不断引用,用以证明自己治下的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史上最牛”,然而,坦率地说,对于中小银行而言,这次不一样,过去的2017年确实是很不平凡的一年。


一是银行去杠杆大幕开启。这里面既有宏观政策主动调整的因素,也有银行发展到了某个节点的客观需要。截至2016年底,中国银行业总资产达到232万亿元,折合当时的美元33万亿,超越整个欧元区,相当于两个美国和近5个日本的银行业资产。根据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的统计,从2007年到2016年,九年间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增长了4.4倍,这样一个庞大体量的巨大消耗和急速膨胀的发展模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去杠杆、去产能的任务落实到了银行业的身上,这不仅将深刻地影响银行业的发展路径、发展格局,甚至将改写银行业的经营管理哲学,对整个银行业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中小银行面临挑战的严峻性尤甚。


二是金融严监管渐成常态。银行业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但过去很多年,这种监管是母爱式的,打一下哄一下,是谆谆善诱的,是充满温情的,2017年以来,强监管、防风险陡然提到了空前的高度,无论是最高领导人的一系列重要讲话,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其中金融风险是重中之重)放到了三大攻坚战的首要之战,还是监管部门负责人“监管的标准会越来越高,监管会越来越严,对违规违法和不审慎经营行为的处罚力度会越来越大”的严厉措辞和密集表态,对某行一次性开出的7.22亿元天价罚单,尽管在国外银行业中司空见惯,在国内金融史上却是史无前例的处罚力度,充分显示了监管的严肃性和威慑力。严监管新常态的形成,直接的影响是过去一段时期某些银行打插边球,空转套利的玩法不灵了,银行要生存、要发展、要盈利必须“干活弯腰”,老老实实地去赚辛苦钱。


三是市场生态正在发生重大变化。比尔盖茨曾经把银行比喻成“21世纪的恐龙”,恐龙是怎么灭绝的呢?它不是因为遇上了竞争对手或者说天敌,而是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发生变化。而当前,银行业赖以生存的市场生态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悲观论者如花旗银行消费金融条线负责人鲍史文(Stephen Bird)用一个古生物学的术语(“寒武纪式灭绝”)来形容这种挑战“我将之描述为灭绝阶段,在灭绝阶段,要么你能够快速适应,并且形成新形式的竞争态势,要么你将销声匿迹”。鲍史文所指的是指科技的发展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消费和金融理财习惯,而在国内,银行业面临的还包括重要战略客户的各级地方政府和企业的投资、融资习惯和经营管理逻辑。这些变化或静水流深、潜移默化,或画风突换、瞬时爆裂,既有黑天鹅,又有灰犀牛,可以说,银行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礁多滩险、风高浪急的“三峡河段”。

 


(五)


一段时间来,“央行观察”发表了一系列的转型讨论文章,在被认为直击痛点、纷纷刷屏的同时,很多读者意犹未足,认为文章都只是点题,没有给出解决方案,“所列问题都能切中要害,但是看完了还是不知道转型的路在哪里?”


转型的路在哪里呢?其实就在读者和评论者的心中。试摘录一二:


“转型成败的原因有二:一是掌舵者有没有做事的决心,二是有没有真正懂转型的做事人,有序推进,节奏也很重要。要一步步走,操之过急不行”。


“现在都谈大零售转型,一万人开发几年的系统(指建行的新一代核心系统,笔者注)有几个熬得起?近十年的客户培育有谁愿意等”?


重剑无锋,大道无名,大巧不工。这些年来的银行业转型,被认为大面积普遍性的陷入“空转”,并不在其它。其实转型的方向有了,方法有了,方式有了,方案有了,就是缺乏坚持,缺乏定力,缺乏决心,缺乏胆识。


转型没有捷径,没有风口,特色竞争力的培育没有速成,需要的是“结硬寨打呆仗”、“久久为功”的坚持和坚守,需要的是抵制短期诱惑、短线机会的定力和智慧,需要的是看准方向后“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决心和意志。


关于交叉销售,富国银行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如果有人告诉你,很轻易就能从现有客户中赢得更多的金融服务机会,你不要相信。大家应该明白,富国银行在这个领域钻研了四分之一世纪”。


“你必须花费巨大的投资和漫长的时间在系统和培训上,需要正确的员工导向和认知,需要花时间去弄懂客户的财务目标,然后向他们提供正确的产品方案”。


“你不能寄希望于通过一年半载的时间,就能在存量客户的深度开发上取得较大的进展。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银行放弃了这个目标,所以坏消息是交叉销售做起来很难,但它也是好消息。因为你一旦做到了,它就是你不可复制的竞争优势。如果做起来容易,每个人都会去做”(《富国之道:富国银行董事长写给股东的信》P12)。


关于金融科技,过去几年建设银行感觉上一直无所作为,其实它是在憋一个大招。坊间传说,约从2012年开始,建行组织了大约一万名员工开启新一代核心系统的开发,历时五年,现在还没有完工,但阶段性的成果已经基本奠定了新的行业发展格局。据说,建行在这个项目上不惜血本,其大手笔令IBM这样的合作伙伴都感到颤栗。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十年一剑,谁与争锋?


关于零售转型,有人说,“招行目前在零售业务上积累的强大实力与丰富经验,更多的是以时间换取的,技术、专业含量并不高”。这不和富国银行的心得讲到一块去了吗?



(六)


银行人面对的不是风口,而是山丘,或许也就是一座“哀牢山”。


在这座山上,褚时健“干活弯腰”,斗志昂扬。2003年,在哀牢山的一个小山坳里,王石看见70多岁的褚时健蹲在路边和一个铺设水管的工人讨价还价,工人开价80元,老人还价60元,王石笔下“境况不佳”的“一个年近75岁的老人,带一个大墨镜,穿着破圆领衫,兴致勃勃地跟我谈论橙子挂果是什么情景”,而他所预计的挂果时间,大约在“五六年后吧”。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在这座山上,橙子终于在2008年成功挂果。2012年,褚橙成为了所有橙子品类中的“互联网爆品”,吴晓波写道:“在危机四伏的2012年,八旬老人褚时健以互联网的方式重新创业”。然而,面对记者关于“互联网风口”的提问,褚时健回答:“电子销售现在很火,但我晓得,如果这时候头脑一昏,质量下去了,很快就会垮。”


在这座山上,满山的橙子被打上褚橙的标记销往全国各地,一如银行业发展前景不如互联网行业的梦幻瑰丽,橙子的利润也远不如褚时健做过的烟草来得猛烈,然而,这才是褚时健完成人生救赎的归宿和赖以安身立命的基业。


一道人生、一个行业都有专属于他的巅峰和荣光时刻,也有更多更长的平淡时光。适应平淡、习惯平淡、超越平淡,专注在平淡中增添一丝亮色,经年累月(哪怕挂果要等“五六年后”)培植一片“风景这边独好”的果树林,是谓之转型。


每个希望推动银行成功转型的银行家,心中都应该有一座哀牢山。

 

2018的银行业,转型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远离风口,越过山丘”!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更多王礼的文章


银行的服务转型, 应该从为一线员工释压减负开始

中小银行的转型焦虑与迷惑

招商银行是中国版的“富国银行”吗?

“虚假账户”事件会终结富国银行“交叉销售”的传奇吗

银行业洗牌,拼的是定力

移动互联时代银行网点转型的五大方向:精准、轻型、智能、社交、商店

中小银行如何找准转型发展的“锚”?—基于欧美日及国内58家银行机构数据的分析


近期《央行观察》推出,系列银行战略转型文章,篇篇精彩、敬请关注


推开银行转型这扇窗-童文涛

地方中小银行发展应慎谈零售转型-车宁

商业银行战略管理的反思和重塑-赵建

中小银行的转型焦虑与迷惑-王礼

为什么国内中小银行终将走上零售转型之路?-王硕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长按并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购买链接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2018年银行转型路,远离风口、翻越山丘


报名方式:扫描屏幕上方海报二维码或者点击以下阅读原文链接

阅读原文
陆想汇
银行业 银行 金融科技 互联网
评论
评论
央行观察

央行观察

文章860 粉丝2

扫描二维码至移动端

银行业,银行,金融科技,互联网
金融资讯
Top 用户反馈 反馈
× 陆想汇官方微信账号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陆想汇官方微信账号